DSC00105.jpg

聽說年底Suede的主唱Brett Anderson會來台參加Simple Life的活動【註1】。去年在北京的北京搖滾音樂節除了請到New York Dolls、Nine Inch Nails等大團,Brett Anderson也有唱了好多首歌,是整個北京搖滾節的最高潮。有幸去年參與了這個活動,雖然沒有朋友陪著一起吶喊合唱,卻也很感動。希望Brett在今年來台也能如去年在北京的時候一樣,除了自己單飛後專輯的歌之外,也要唱很多Suede的經典名曲。

昨天買了一本雜誌《Milk》,原本只是看中封面有介紹American Apparel來北京開店的新聞才購買,沒想到裡面還有獨家越洋專訪Brett Anderson。以下是雜誌內容,出自於《Milk》2008年9月16日發行本:

越洋專訪 奉儉約主義
Brett Anderson

Brett Anderson只以人聲、弦樂和鋼琴去造的新專輯,想來感覺好安靜和祥和,不過這次訪問,Brett卻表示自己忙得很,接電話時明顯還氣來氣喘,中途又另外有人致電催促Brett出門口;原來二五分鐘的訪問,到最後進行了十多分鐘後因Brett趕時間不得不終止;幸而,因為新專輯簡潔,事實亦不需要Brett太多做解釋了,如他所言,最重要的是大家去聽他的音樂。

M: MiLk
B: Brett Anderson

簡約主義
M: Brett你好,你在忙著什麼?
B: 我的家有很多部分正在裝修啊,所以我在跑來跑去,現正正將家具重新擺位,很忙啊。

M: 說說新專輯吧,為什麼將之名為《WILDERNESS》呢?
B: 怎說呢......好像是......就是像我現時對生命的狀況,有點是「NOWHERE」,但我卻為不知身處什麼地方的心態而高興,我覺得任何事都只是依著一個圓圈在轉。我現在造音樂,跟1990年時心太一樣,我繼續造,全因為我享受。我感到現在處於一個舒暢的狀態,我有自主權去造自己所想的,這令我很興奮,這就是我為何將專輯叫做《WILDERNESS》的原因,同時有大自然戰勝了的意味。

M: 那你會比較喜歡住到郊外親近大自然嗎?
B: 不,我還是喜歡城市呢,另有吸引之處哩。我還未去便到像個孤僻怪人一樣,搬到遠離繁囂的地步。當然郊野很美,但我相信要是我住下不久就很快會覺得悶了。「WILDERNESS」可以在很城市的地方發生。

M: 這次你就只用弦樂和鋼琴去造音樂,是在製作之前已有的概念嗎?
B: 對啊,希望這一張非常簡約的專輯,這一直是我所計畫的,就只用大提琴、鋼琴、人聲,沒有其他,我喜愛其簡潔和黑暗。音樂人有太多的選擇去造音樂,而我則想限制自己。

M: 因為編曲簡單地去造,那旋律變得更重要吧?
B: 當然,旋律何時都是流行樂的心臟,就算有點偏向,這次我玩的還是流行樂,是大家常聽的歌,不是什麼先鋒派,還是旋律主導的音樂。

懶理樂評
M: 雖說你玩的是流行樂,但你現在已經不會有太大的市場考慮,對嗎?
B: 當然我又不是在玩WESTLIFE那類啦,以旋律為主是我一直創作路向,我就是這樣;或許下一張專輯會有所轉變,我也在計畫自己可以做些什麼哩,可能另類一點。

M: 只用幾種樂器,你不怕專輯內歌曲的聲音太相近媽?
B: 即是如此,我也不介意。我也有讀過一些樂評說歌曲感覺太相像,但我個人認為這是個優點哩!我以為一張專輯需要有一致性,有些我喜歡的唱片也如是這樣,如NICO的《CHELSEA GIRL》、NICK DRAKE的《PINK MOON》和JONI MICHELL的《BLUE》等。我覺得這些評語如沒寫一樣,畢竟我只是用了幾種樂器,這是我要營造的一致感覺。如果你要首首都感覺不一,又REGGAGE又HIP HOP,那你自己把iPOD以SHUFFLE方式播放便是了;對我來說專輯是需要去建立一個氛圍。

M: 說起樂評,你現在怎樣看他們的評語呢?
B: 不要相信那些音樂人說自己不看/不聽樂評,他們在說謊,我覺得他們那樣說是為形象多於一切。我覺得不能避免的,除非你不上網,搬到什麼燈塔去住吧。但對我來說,樂評怎樣寫是我在造音樂時最後一項會考慮的事。我在自己的網頁上也寫了,這次的意圖非常的純淨,只是想寫一堆漂亮的歌,這是我嘗試做,亦希望已經做到的事。

M: 你再出碟前已把專輯放在USB手指(P:感覺這邊講的是隨身碟)在音樂會中派給歌迷,你認為這等同自己把新碟洩漏出去?
B: 這幾年很多碟在未推出前都已經洩漏了出去,這令我很不開心,我自己先行給樂迷比較好。

不愛宣傳
M: 據聞你這次專輯除封面外就只有一張宣傳照,是嗎?
B: 我不想太麻煩,只是叫朋友幫我影幾張隨意的照片,不想搞那些誇張的拍攝。作為藝人,我對這些真的沒興趣,我只希望造音樂,完全不喜歡被照相。

M: 那麼要做宣傳也是會很累吧?
B: 當然!非常沉悶哩!我不相信有音樂人會很喜歡做訪問,不過經過年月經驗,漸漸才有做訪問的技巧,但我還不是一個很專業的被訪者,老實說我只不過是希望因此有人去聽我的音樂而已。

M: 近來這麼多樂團重組,有否考慮再以SUEDE名義去造音樂呢?
B: 不會,現在暫不會想,或許以後有這個機會,但現在我還是不會說些什麼。

M: 能把一些你喜歡的音樂推薦給大家嗎?
B: 去年我最喜歡聽的事MIDLAKE的《THE TRIALS OF VAN OCCUPANTHER》,另外BAT FOR LASHES、BRIAN ENO也很好。



如同Brett所說的,這張專輯的確營造了獨特的一致性。光是以弦樂、鋼琴,還有Brett特有淒美卻富有穿透力的歌聲搭配起來,每一首歌都很美,也很憂鬱。有別於之前Suede時而俏皮時而激動的歌曲,Brett也許在人生到達了一個階段,有了不同感受之後轉而走向這類沉靜曲風的歌曲。雖然Brett的歌聲不再如年輕時高亢清澈,卻也帶出了另外一種專屬於他的風味。

【註1】Brett Anderson已經確定在12/6-7的簡單生活會參加第二天的表演,相關資料可以上簡單生活的網站 http://simplelife.tw.streetvoice.com/

如果你已經失去了Suede 2003年來台灣時的感動,那這一次你絕對不能錯過!

【註2】以上雜誌內容為《MiLk》所有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loveisnoise.blog125.fc2.com/tb.php/11-fd6e15b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