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26_10150186090720640_103980765639_12742727_4714908_n.jpg

是的,我愛陳昇。愛他的昇式情歌,愛他放蕩不羈的表演,愛他不修邊幅的歌喉,愛他隨興自在的歌聲,愛他的任性。
有別於之前大多數情歌的作品,陳昇在節目表示《P.S. 是的,我在台北》是他花了自己積蓄做出來的作品,不再受限於主流市場,也不用再聽唱片公司的商業意見。因為他想說的太多了,把積了多年的想法全部濃縮在這張雙CD的專輯裡。

這張專輯的概念總讓我想到羅大佑。我說的不是「縱貫線」裡的那個,而是創造出《之乎者也》、《寶島鹹酸甜》、《美麗島》等專輯中裡面那個抱持對社會批判的搖滾/民謠歌手。他們一樣對自己的土地充滿關懷,一樣想說很多,一樣想透過歌曲表達對台灣的太愛與太恨。

陳昇早期的創作都是以情歌為主,終於,在《P.S. 是的,我在台北》裡看到那位時常穿著一件T-shirt牛仔褲喝醉上台演唱胡言亂語的陳昇骨子裡面蛻變成另外一種風格的昇式精神。

專輯第一首揭幕曲「市民 § 引子」開頭就傳來台北捷運特有的鈴聲,點出了這張專輯繞著台北所做的主題。

第一首歌「拿起來放下」呼應CD2的第一首「自以為…沒大頭症 § 音樂天堂路」,帶著一點我覺得有Jazzy Hip Hop的曲風。光是這首歌就描述了現代人對速食愛情的態度、現在大學生的程度、只會掛在嘴巴上的道德觀、企業往大陸遷移等。歌曲有六分多鐘,歌詞很長,詳細道出現今台灣的各種現象。

「老鼠萬歲」中將台北人形容成老鼠,和羅大佑在《寶島鹹酸甜》中的「相鼠」不知道有沒有一點關係?這首歌說著一隻藍領階級的三重鼠,來到台北市遇到了形形色 色不同階級的鼠類,有要人尊敬的總統鼠、貴氣的帝寶鼠,還不忘幽了郝龍斌與阿扁一默,道盡台北市裡階級分明的諷刺。

「食蟻獸」則是酸近年來不斷出現在電視上的名嘴們。陳昇在電視節目上說有次他看有位名嘴說著陳昇的事情,講得比自己還要了解自己一般,可是他根本不認識那位名嘴。"他把正義感高高的舉了起來,他把道德感偷偷的藏了起來
,說的確實比唱的容易",隨便一轉就有一百多個選擇的電視,節目為了收視率、名嘴為了名利,不斷把"把正義感高高的舉了起來,把道德感偷偷的藏了起來"。

「妹妹」是這張專輯當中唯一的情歌,像是回到了之前的陳昇,唱著「不再讓你孤單」、「恨情歌」。昇式情歌還是好溫柔。

也許我的爺爺奶奶是民 國三十六年從山東逃難到台灣的外省人,也許是因為我現在身在北京,「六張犁人」讓我聽了別有一番感觸,雖然那是和歌中主角相反的思念。我很喜歡這首歌的前奏,先是電子琴(但我不知道是模仿哪個樂器),接著是口琴聲緩緩瀉出感傷的氛圍,配著捷運行進的背景音。陳昇為了王 丹寫出這首歌,也唱盡了所有在台灣生活的外省人的心聲。引用龍應台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的一句話「太多的債務,沒有理清;太多的恩情,沒有回報;太多的傷口,沒有癒合;太多的虧欠,沒有補償。太多、太多的不公平,六十年來,沒有一聲『對不起』」。李白因為酒「不知何處是他鄉」,這些異鄉人卻因為戰爭因為政治而「不知何處是他鄉」。

「讀書的人」玩弄了周杰倫的歌來說現在台北人的因為城市裡太寂寞而不斷尋求廉價愛情。還把「Nobody」這首韓文歌改成"滷肉你 蝦米咧癢"以及以前"One night in北京"改為"One奶in Beijing . Two 奶 in Shanghai"來諷刺大陸包二 奶的情況。陳昇真的很厲害!

陳昇翻唱了Kenny Rogers的"Twenty years ago",他說這首是想要寫給朋友們的歌。一九七幾年的某天陳昇從彰化來到台北,來到這個將來會比他在家鄉住了還要久的城市,這二十幾年來他遇到很多朋友,有的"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來",有的"我們錯身而過"。陳昇說他寫完才發現根本還不夠,這二十年裡的朋友裝不下一首歌。專輯尾聲,一開始酸辣的陳昇轉為柔情;二十年後陳昇的青春在另一個路口轉為灑脫。

尾末,「小市民 § 終了」在和序曲一樣的小喇叭與捷運聲中,到站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loveisnoise.blog125.fc2.com/tb.php/111-e82fd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