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_on_the_radio-dear_science-cover.jpg

身體很累,但就是不想睡。隨便挑了幾張專輯都得不到共鳴,忽然瞥見《Dear Science》,剛開始的鼓聲就把我帶回去年住在和平東路一段的日子,一段被音樂包圍的日子。
去年夏天小白兔師大店剛開幕,趁著活動終於拿到原本價值不斐的昆蟲卡。由於住的近,一個禮拜總有兩三天會泡在那邊買CD;加上那時候有上班,手頭寬裕,周末也常坐公車直達到敦南誠品音樂館買唱片。

隔一個大安森林公園就是操場,剛開始和朋友約去那邊幾次,不過每次人都很多,而且沙發位都只給老闆的朋友。後來發現住的巷口就是Roxy Rocker,第一次還叫小阿姨帶我去探路,之後每個禮拜都會和朋友一起去那邊聽音樂喝飲料聊是非。巷口對面的溫州街一直走下去會遇到鹹花生,也是那時喜歡去的店之一,一進去的左手邊有個玻璃櫃裡面裝著好多好好聽的唱片,還有Pacific UV《Longplay 2》的鹿頭先生。

《Dear Science》是那陣子常聽的專輯,忘了是在小白兔還是誠品買的。去上班的公車上聽,下班的路上聽,回到家也放著聽,印象中Roxy Rocker好像也有放過。我喜歡主唱Tunde Adebimpe慵懶的音調,喜歡他忽假音忽低音的技巧;喜歡整張專輯帶給人不知是算開心或悲傷的情緒,不管是什麼就是想讓人有繼續聽下去的動力;喜歡他們製造的音效跟loops;喜歡他們的多元,從搖滾到靈魂到饒舌到電子;喜歡他們急躁的節奏可是卻搭上傭慢的歌聲所激出的衝突感。

喜歡聽《Dear Science》那段每天都有音樂的日子。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loveisnoise.blog125.fc2.com/tb.php/113-99b26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