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30 Tired - Ryan Huston


2007年的三月,我在要去搭公車的路上被車撞,那時離第一間研究所考試三天。兩個禮拜後從醫院出來,所有報名的學校都已經過了考試日期。準備了一整年,所有的努力都化成雲煙,在北京的小阿姨說某個新創立的學院在招生,問我要不要去考考看。在萬念俱灰的心情下,飛去報考,那是一個我待一個禮拜就想回台灣的地方。

八月初拿到了入學通知,可是心情卻沒有任何興奮的感覺。我不想離開家,也不想離開台灣,尤其要去一個我並不是很喜歡的地方。還記得某天好友維尼來家裡探望我,我們散步到社區的游泳池,腳泡在水裡面冰冰涼涼的,就像當時的心情一樣。維尼說,就去試試看吧,把這兩年當作是抽到當兵的外島籤。媽媽一直很希望我去,我也沒什麼其他的選擇,就收拾了行囊搭上飛機,前往那個不熟悉的地方。

學院座落在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離那個有名的校本部要搭車將近一個小時。雖然考上了,但其實是吊車尾上的,加上不是本科系出身,所以一上課馬上就知道自己的程度遠遠落後別的同學。一方面我得適應不熟悉的環境和文化,還要去調適自己身處在全學院唯一一個台灣人的地方,另一方面還得努力念書以追趕上課的進度。結果該被當的還是被當,勉勉強強在一年內修完上課的學分。剩下就是實習和論文了。

在實習的階段,就像是一個醜陋的花瓶或是比較有智商的笨蛋,整天在座位上沒事幹。每天只能拜託隔壁的同事,或是部門經理分派一點工作給我做,但他們都很客氣的搖搖頭說,你做你自己的事就好,要不然就是給我連小學生都會做的工作。十個月過去,我連個屁都沒學到。

好不容易捱過了實習階段,就要邁入最重要的論文了。可是我什麼都不會,每次和老師meeting都覺得自己像個廢物,連選個題目都會被念怎麼連點基本知識都沒有。終於在千改萬改之下題目定下來也過了,剛好我在104亂丟履歷的時候有間小公司願意採用我,和爸媽千說萬說讓我回去一邊工作一邊寫論文,實際上我再也受不了這種毫無生產力又不開心的異鄉日子。

上班的日子雖然忙碌但很快樂,在熟悉又親切的環境有了足夠的安全感。唯一的缺點是我沒有心思在論文上,於是在家人好說歹說下,我很沒良心的辭職又飛回不開心的地方。這時,我遙遙無期的畢業已經晚別人一年了。

這個月中我以為我的論文終於要到口試的階段,開開心心的準備好要回家的心情。然後在生日的那天,和老師skype meeting的時候被念說,我連一點基本知識都沒有,交這種東西怎麼會過,而且離題離得很嚴重。同樣是基督徒的老師說,現在的我只能多禱告,把一切放在神的手中,等待學校決定我是否能晉級到口試階段。

從天堂掉入地獄大概是這種感覺吧,月初論文差不多完成的時候老師也沒什麼意見,怎麼一個月不到就演變成這樣。可是我知道這也不能怪誰,要怪就要怪我不夠努力不夠聰明不夠有基本知識。

但是我真的好累喔。我累到晚上都不想睡覺,因為一起床我又得面對新的一天新的挑戰,就得被迫接受時間一天一天的在縮短。

"What if I can't be there. All the same, everywhere."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loveisnoise.blog125.fc2.com/tb.php/127-acc318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