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在這種旋律當中想起你,雖然我們之間的回憶充斥著美式搖滾。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但卻能勾起最深層的那段記憶。

三年的時間,也有幾個少數的機會讓我不再孤單。如果說是為了你,那太偉大;但你的影子還是若有若無的在心中一塊角落。始終沒有人可以那麼容易牽動我的嘴角,讓我大笑;也沒有和一個人相處可以像你一樣,不用想任何的話題,你就能自顧自的天南地北說東說西。

曾經以為那奔馳在北二高的車子帶領我去的是幸福繽紛的未來,它卻卡在半路上無法動彈。原本也以為付出的還不夠,回過頭來才發現那是太多,多到應該平衡的天秤已經傾斜還不自知。可是那些不公平和憤怒卻在陽台上的擁抱給釋懷了,你的對不起聽得好心痛。那些妒忌在你還是時不時關心的言語中撫平了,即使你身邊從不間斷女伴。

我們的友誼建立在一個不知道如何定義的架構上。當你問我想你嗎,雖然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照實回答想啊。只是不曉得你懂不懂我所回答的這兩個字是橫跨了多少努力才能心平氣和的說出最真實的表白。

在每個人生的轉角上都會遇到一個很重要的人。你是踏在我下完雪的心中的腳印,只是太陽還沒出來融化,也還沒遇到另外一場雪覆蓋上你的足跡。




John Grant是The Czars的主唱,但一直都沒有受到太大的關注。而John Grant也陷入了事業與心情上的低潮,雖然他一直有推出The Czars的新專輯,不過團員都紛紛離去,作品也沒有得到熱烈迴響。直到John Grant隨Midlake巡迴表演,種下了一起合作這張專輯的因緣。

一直都很喜歡John Grant的嗓音,《Queen of Denmark》雖然有Midlake的加入,不過始終維持他一貫特有的哀傷風格。這張還沒有聽熟,不過目前非常喜歡Where Dreams Go To Die這首歌,不曉得這首歌名是否也是John Grant在那段落魄潦倒時期的心聲。而它也讓我陷入一個難以言語的情緒,久久不能平息。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loveisnoise.blog125.fc2.com/tb.php/93-7bcccf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