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你不是真的多愛一首歌,也不常想起,但某天偶然聽見卻有種好熟悉好溫暖的感覺,甚至深刻記得第一次聽到時的心情以及周邊環境的任何小細節。

「地球嚇了一跳」是奇哥為了發生在2004年底的南亞海嘯所創作的歌曲,不過不是在我喜愛自然捲當中最喜歡的那幾首之一,即使後來有收錄在《資源回收 C'est La Vie 2.5》迷你專輯當中,也不是由原本團員娃娃與奇哥所演唱的。

今天在路上突然聽到電台播放這首,剎那間所有那一天的回憶全部湧上來。

那是在2005年的八月。準備前往女巫店看自然捲的表演,即使不是第一次看他們的表演,但還是難掩心中興奮緊張的情緒。我穿著紫色背心牛仔褲,維尼穿著綠色條紋的襯衫,在新生南路上尋找女巫店那條小巷子。其實絲毫不費力的就找到了,因為人潮已經湧出巷口,遠遠就看到一群人在排隊。等了約半小時才開放進去,從沒去過女巫店的我們傻眼了,原來座位那麼少,只能擠在中間最後面靠牆的位置站著。

那天演唱的曲目忘了,但似乎有滿多首當時還未發行的第二張專輯裡面的歌曲。依然記得的是奇哥說他為南亞海嘯做了一首歌叫做「地球嚇了一跳」,娃娃不刻意賣弄技巧的唱腔以及咬字清楚的發音讓人即便初次聽到也能聽懂每一句歌詞的內容。可能南亞海嘯的新聞片段還留在腦海中,可能一群人靜靜的聽著有種感召力,可能歌詞文藻雖不華麗卻直白;總之,我一直努力忍住眼淚。

但對於這首歌的情緒在他們隨後發行了第二張專輯《C'est La Vie Vol.2 大捲包小卷》,又歷經了解散、各自發展,已經稀釋掉了。爾後,我真的很少很少會想到這首歌。只是今天偶然的巧遇,又勾起像第一次聽到時的感動。
地球嚇了一跳 死了十幾萬個細胞
不管黑的白的紅的黃的 一個一個躲不掉
地球嚇了一跳 死了十幾萬個細胞
不管有錢沒錢要命沒命多美多醜多胖多瘦
通通一樣逃不掉
Woo.....
Woo.....

沒有任何預兆 還來不及思考
就在一瞬間死亡圍繞 他們臉上是否還帶著笑
Woo
Woo

地球嚇了一跳 死了十幾萬個細胞
對它來說 沒什麼大不了
地球嚇了一跳 死了十幾萬個細胞
對我們來說 很快就忘掉


解散了三年多後,終於在今年三月的風和日麗連連看上又合作了。對我來說,這是歷史性的一刻,因為自然捲是帶領我進入台灣地下樂團的那把鑰匙;可惜當時人已經在北京,只能透過網友分享的影片來見證。我還是很感動這短暫的複合,只是兩個人的改變在深愛他們歌迷的眼裡都看得一清二楚。

奇哥後來和馬念先組成了Project Early,又納入許多新團員進自然捲;娃娃除了發行自己的個人專輯,也和黃玠合作了幾首歌。每次想到這段,都會響起娃娃和黃玠合作的「香格里拉」,「有才華的人唾棄金光閃閃的獎座,親愛的Cobain你是否也曾愛慕虛榮...」。一個繼續唾棄獎座,一個繼續走紅地毯。沒有誰對誰錯,只是那中間的連結就這樣斷了,在看到他們解散的消息公布那天,我真的以為是愚人節。

沒有娃娃和奇哥的自然捲不是自然捲,但即使有了現在的娃娃和奇哥也不是曾經感動我的那個自然捲了。

我們能不能都不要變。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loveisnoise.blog125.fc2.com/tb.php/99-d89f8536